Status-923

怎么说呢这种感觉……今天没做什么正事儿,确实没压力的感觉身体舒服很多。但一想自己又没做什么正经事,又紧张害怕起来。以前我不是这样的人的,玩多久也不会担心自己做不完正事,正经做事时也不会觉得焦虑。从一次次经历,我慢慢变成了这样,这种感觉。

Memory is a piece of weapon

Memory is a piece of weapon.
It can be against you or arm you.

However, there are always someone who can’t hold the weapon to use it in their desired way.

noyle,我随意瞎说的

总觉得把“be against”换成“f^ck”读起来更舒服些🤔。

编辑一下,因为想到,不如换成“harm”呢?

Memory is a piece of weapon.
It can harm you or arm you.

However, there are always someone who can’t hold the weapon to use it in their desired way.

noyle,我随意瞎说的

无奈

“无奈”这个词,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了。也真是的……不过,也真是没找到别的词来描述那个状况。

sigh,突然不想写了,其实也是关于感情和bipolar的事情。一个小时前在做心理咨询,依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但咨询师……咨询师这次应该大概知道我所想的了吧,也是怪我一直都没说到重点上。不安心、害怕、躯体症状,还有她,都是“绵绵”缠绕在我内内外外、全身上下。

再想一下,可能因为今天刚醒来就碰到了那些trigger了吧,一度让我像个龟蛋一样,特别想缩起来……

总以为不再会有联系了,可总是不知不觉就收到和她有关的消息。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求你不要再让我看到任何消息了……可能当时分手之后就相互拉黑就不会有之后这么长久都不消退的难过了,嗯毕竟一年了。虽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更难办的事情。

期待一下下周吧,看看咨询师会引导我到哪里。

想起来有件事情也要说一下。上个周四,也是在心理咨询那天,那天晚上收到婧发来消息问我病好点了没。我没有回复,假装消失了。但大概给她的感觉是我想要断的干干净净吧,虽然我觉得她也应该不要再藕断丝连了。其实……我还是想了很久要不要做一个冷冰冰的人,在想到自己决定对别人做一个消失了的人,也不要因为婧的特殊而有分别吧。只是,我“终于”冷冰冰了。

1112

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光棍节”就来了;等到觉察到自己仍是孤身一人的时候,那一天也就过去了。再次在以为自己不需要恋情的时候,突然很想和一个异性朋友拥在一起,诉说和倾听。

下午和朋友闲扯到谈对象的事情,许久不出现脑海里的人,竟然一个个出现了。记忆中,人的样子轮廓已经慢慢变得模糊了;整理照片看到她时,嘴角挂着似乎是对着陌生人一样的笑;可为什么心脏还是跳得那么猛烈。我想你,只是很自私的想。

虽然我不敢说,但为一段感情画上多半个句号,让不应有的人带来她们的付出,我开始觉得内疚,并且无法直面自己的想法,好自私!可是,对于一段段激情不再的感情,还是不要继续下去了;即使开始是个“错误”,也许改正还来得及,只是总得有人为错误买单。对不起……

我觉得我应该找一块很大的时间,整理自己的思绪,写下来,或者说出来。其实那些做法都是为在自己做无赖般的辩解。终于,我又正常了。

A finish

Night at TJU - Bridge on the Jingye Lake
Night at TJU

今后还会有机会放心大胆的在晚上踩地图么,去KFC要一杯可乐加冰、去7-11整一盒便当、去玉泉路某个餐厅吃点烧烤……然后回到实验室无聊了就学一会儿、有聊了就玩一会儿。等到早上四、五点,去看看有没有新的Gamez发布,刷刷几个SCENE-PT站,给0day清理清理垃圾。这种日子,唔,好似不再有了。我喜欢夜生活,虽然不是他们的那种夜生活,但那是我的生活。

究竟过多久以后会怀念这段岁月呢,还好这几天都会有很多朋友一起。

昨夜我“醉”了

把手机的蜂窝网络关掉,把QQ的隐身可见取消,我幼稚地想要消失。

我喜欢那种窒息的感觉,在梦幻与真实交织的边缘地带,无论我触摸到的是梦或是感受到的是真。
一定有一个同样奇妙的世界在跟我对接,我相信它的存在性,即使它只是我脑浆的分泌物。

回到现实,继续做一个存在着的人,但他的不存在已经不重要了。

寂寞的眼镜

我真的是寂寞了。下午gaojian去配眼镜,我琢磨着要不要也配一个呢?好吧,虽然结果让我有些失望,不过用过将近四、五年的眼镜,也许真的是应该换一个了,就像女人一样(其实大家都这样想的吧,哈哈^_^)。

gaojian配好之后,我也去选了框子、量了度数。如果眼镜店小伙计没有骗我的话,我近视度数竟然没有涨?在这个什么都在涨,只有工资不涨的年代,我的近视度数竟然也没有涨!亢奋一下,然后,据说散光度数涨了一点点。最后,小伙计问我要个什么档次的镜片啊,我说都有什么啊。然后他拿出一个本子来,给我指指点点,说这个是球面的,这个是非球面的。xxoo,非球面又回来了–自由曲面嘛–我想起来Wavefront Coding了……哈哈~

来看看不给力的真相吧:

Continue reading “寂寞的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