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我“醉”了

把手机的蜂窝网络关掉,把QQ的隐身可见取消,我幼稚地想要消失。

我喜欢那种窒息的感觉,在梦幻与真实交织的边缘地带,无论我触摸到的是梦或是感受到的是真。
一定有一个同样奇妙的世界在跟我对接,我相信它的存在性,即使它只是我脑浆的分泌物。

回到现实,继续做一个存在着的人,但他的不存在已经不重要了。

无题

又过了些日子了,最近很懒得来写什么东西,签到上瘾+微博上瘾似乎已经让我放弃了这里了么……前些天主机换了个地方,为的是免备案,中国特色,无奈。本以为是香港主机,但却有个上海的IP,回头问问空间商的技术,这机器到底放在哪儿了。

说起延期这件事,自己很傻逼。有能不延期的方法么?有,但不愿意做。有能不延期又愿意做的方法么?没有。人至贱则无敌,可以来形容我。所以,我就延期了么?我想不是的。如果追求深层次的原因,我猜测,大概是我已经迷失自我——走错路了!可我还给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如果不怎么样,就会有很多事情和感情是体会不到的。就算是这样子,体会到了又有什么用?呃,这个问题是不能问的,因为我总觉得人活着就没什么用,所以,在意和纠结那么多问题的答案干嘛。

延期,就得科研。很有难度的项目,很有意义的课题,交给一个没有基础、没有兴趣的半吊子来做,这就是我的科研。最近有时在想,国内所谓的科研是不是像外界说的那样子,不过我倒是在自己身上看到了。想要追求完美么?扯淡吧,连有一大批瑕疵的结果都得不到,追求浮云么?这就是我的科研太可恨的地方。可说是没有结果吧,时不时又来点惊喜。这就是我的科研又有些可爱的地方。结论是,如果是这样子的女孩子的话,我应该是不会喜欢的。

科研的结果还不明朗,这过程足以让我变质(或者用“态”也可以)了——从一个面容呆木但内心狂野的人变成了从内到外都无聊无趣的人,用我的话就是sb着。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子,sb着?那就这样吧,“两年了,我变了”,面对人生的心态变了。

人在变态,精神在发霉,感情在变质。怎样能正常一点?即使是让自己看来正常一点?

关于感情,我不知道这变质(这里是中性的用法)的过程意味着什么、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害怕……

最后,先声明一点:我不是gay!即使现在我对女性没有兴趣,我对男性也是无爱的。谢谢。
再吐槽一点:性格像猫么,还是作息像猫?鄙视我像猫一样昼伏夜出、同样嗜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