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inish

Night at TJU - Bridge on the Jingye Lake
Night at TJU

今后还会有机会放心大胆的在晚上踩地图么,去KFC要一杯可乐加冰、去7-11整一盒便当、去玉泉路某个餐厅吃点烧烤……然后回到实验室无聊了就学一会儿、有聊了就玩一会儿。等到早上四、五点,去看看有没有新的Gamez发布,刷刷几个SCENE-PT站,给0day清理清理垃圾。这种日子,唔,好似不再有了。我喜欢夜生活,虽然不是他们的那种夜生活,但那是我的生活。

究竟过多久以后会怀念这段岁月呢,还好这几天都会有很多朋友一起。

不想说拜拜(终)

昨日,“清净”了,老罗也回家了。虽然宿舍只走了两个兄弟,但铁杆好友已都不在身边。这是第一个真正寂寞的夜。

把朋友寄留的物品锁在柜子里;人走光了,打扫了宿舍,清理了垃圾;屋里有些空荡了,和研一四人刚入住不久时的样子很像;我好像听到了些许回音。此时,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但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畸形的时代的开始。

很让我恼火的一件事,是昨天上午梦中的故事,我第二次被分手。我把梦中经过说给老罗听,他说我电影看多了,连经典台词都能在梦中出现。不提这些,仅是对方面带微笑对你说分手却在那句话里没有任何“分手”的字眼,就已经让我无奈又难受了。呵呵,希望像我说的那样,这个梦能让我的灵魂和对方真正分手吧。

老罗,你和我两人在宿舍的三天,你哭了两个晚上加一个中午;即使你前晚没有哭出来,我也知道你心里已经泪如淌河了。从你身上,我能看到自己的影子:现在,每次你提起为她做了些什么,我都会笑笑,然后想起那时候我为她(此她非彼她)做了什么;不再会像以前那样开你的玩笑了。也许你会看到这里,记着我的话,回家了不要乱想。当然,要是你一个人能扛过去,那就是最好了。我只是知道,没有兄弟在身边的时候,我不敢乱想,我怕找不到温暖的怀抱。

晚上跟高健聊天,我很难再会像喜欢林翠翠那样去喜欢一个女生了,如果那算做爱的话,也就是我很难再去那么尽心地爱一个人了。老罗,你的时代刚刚开始,希望感情上的一切就如你所说,尽情去喜欢、去爱吧,年轻不会后悔,年轻,也不要后悔。兄弟们、xc和韩mm还有念哥、我们的朋友,所有知道你故事的人都知道你很痴情,尽管我们开你玩笑,但都很衷心地佩服你和支持你~

老罗,还记得前天晚上我们讨论关于“享受痛苦”的话题么?现在,我依然在享受着“痛苦”,即使回忆是美的,但回忆带来的是伤痛。为了不那么痛苦,放弃回忆过去,想想我们今后如何快乐的生活。老罗,你永远都是我技术上的“对象”,你会是我的学习目标,也会是我的赶超目标,也会是我的炫耀的目标,哈哈,别见怪,你了解的。

在天大的今晚
在天大的今晚

工作了,世界变得不一样了,虽然我慢了半拍,但我会努力赶上。你们要加油,你们有个人要买一所大房子,有个人要买xo游戏机,有个人要每个周末给我们做好吃的,当然也会有个人给你们继续维护一个ftp——其实我只是天真的想要我们的生活和感情像以前那样延续下来。

不想说拜拜,但曲会终、人会散。可你们知道结束的电影后面会有什么么?是预告片!请在北京等我,我会来的。

不想说拜拜,那我们就再见吧~

不想说拜拜(续)

今天上午是天津大学2009级(2012届)硕士研究生毕业典礼,作为延期2b一枚当然没有去参加。喔,不过,他们毕业了,到现在,已经走了不少人了。有些同学交往不多,但以后很难再见到了——小马哥;有些同学虽然不同气,但分开了也会怀念——磊哥。这几天离开的同学们,我们会再见的。

好吧,依然是送人,四人组之一——xc。提到四人组,两个女生都在天津工作,两个男生都在天大延期,这个是真的好难舍、好难分。虽然看起来今年上半年,大家都还能在一个城市,不过分开短暂的几个月,还是会有些失落。

也许太熟悉了,或是生活中的对方已是不可或缺,这分开有些像亲人的分离。但和刘妍《祝你一路顺风》的感觉不同,相比前几天的“心狂跳不止”,我已经淡定了很多。昨日午夜和她聊天时表示如果想要见面,即使再难也是会有机会的,当然也只是针对他人来说。四人组的几个,也许没事就碰一起吃个饭或是出去玩了~

去年这时候,和xc的关系有些古怪,应该是我太想要找一个感情寄托了,有了(12)。后来,关系也理清楚了。即使如此,我觉得我也还是喜欢她的(是吧,我喜欢的女生太多了=_=),毕竟我们同学间的感情比我和yuyu在一起的时间要长很多了。没啥好说的,这么铁的关系,以后估计没事就打个电话扯扯蛋什么的。不过,她毕业就工作了,祝顺利。

此外,四人组另一女韩mm明天也要走了,同样,祝顺利。十五的时候回来跟哥买炮仗玩啊~

最后,只对yuyu(即使你已不这样被称呼)有些特别文字。昨晚和xc聊的时候,我说:“发个短信得了”“你说短信内容写的太绝是不是不好?”“不绝写不出来……”“我就想写‘不说再见’”。我没有那个勇气去见她一面。最近很怀疑自己的控制力,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还是不要见面的好。也问过老罗,有没有必要见一面,都说没有。

但真心要对她要说一句:对不起!

今后也许真的是会像短信里写的那样:要么天各一方,要么同在一城却不得谋面。(我本性使然,其实就是变态)。说实在的,记忆里她的影子几乎消失不掉,非敌非友,也就是命中注定出现的那个很亲很亲的人了。不好的影响很多,其中之一,遇到每个女生,我都会看其走路姿态是不是她,曾有很多次我在她背后发现是她而绕道走了。还好她离开天津之后,我也没必要这么魔怔了。

明天她也走了,祝一路顺风,一生幸福。记得说过的话,有自己的目标,那么自己要活得幸福,although life sucks。

ps老罗你个2b来看了就留点东西,哥一点都不闷骚,写不出啥好东西。

edit:看了她(yuyu)对我的评价,嗯,同意,大概就是那个样子。

不想说拜拜

刚刚,送走了振哥(zz),宿舍第一个毕业闪人的兄弟,回家了。今晚,旁边的床铺,空了。

今天凌晨,躺在床上听着歌,很困,却睡不着。心痛,就好像要失去什么,就好像要失去恋人的感觉。数数身边的人,已经离开的、即将要离开的,现实是真的要“失去”了。

两年多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从在宿舍楼道里惊讶、相识到路边遥望招手、离别。我们四个人都很庆幸辅导员一个小失误把四个天大土著分到同一间宿舍。本科宿舍的不和谐,多少让我有些阴影,没想到的是现在在一起的四个好哥们儿却是吃喝玩乐相处融洽。两年的时间里,130的宿舍总是熄灯最晚的:第一年,我们四人躺在床上谈天说地,到考试的时候一起复习到凌晨四五点;第二年,我们四人一到周末就是KFC外卖加啤酒,夜夜笙歌;第三年,我们四人一同游戏到天亮,一起为找工作的事发愁……

就像老罗《这才是老罗的致谢》中写到的一样:

大概真的像个窝,所以能容下我们任性瞎搞。

我口拙笔烂,不知道怎么写出自己的心情,只是觉得,能陪着自己(和兄弟们)一起闹、一起懒、一起开心、一起悲伤的人(即将要)走了,是一种和以前经历过的相似的感觉,心狂跳不止。希望今后北京再续兄弟情谊,不说拜拜,我们一定再见。

之前送走了PB、念哥,今天闪人的,是和我同睡一侧床铺、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兄弟——振哥。